您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 企业新闻 >

防水渗漏责任:谁该对防水负责?

企业新闻 / 2021-01-21 15:21

质保

出于保护公众利益,国家应规定最低质保年限(理论上,定多长质保年限,谁出钱,谁说了算。理想状态:政府项目,受纳税人制约;开发商项目,受股民制衡)。

防水渗漏责任:谁该对防水负责?.png

国外,质保有5年,但属“历史遗留”,早被市场超越:普遍20年,迈向30年,最高50年。国内,处处少诚信的背景下,“5年保修期”只能为渗漏挡箭。

二十年来,材料与技术、房价水平、百姓需求,诸多相关背景,均已巨变,唯5年“保修”不变,有道理吗?保修变保证,提高年限,总说“程序复杂”,但办法总有。先说“改”还是“不改”,再说怎么改。

质保15年,必须、至少。必须奋争进入第一队阵。牛皮早已吹响世界,必须走出这一步。也可“暂定”,但必须与15年、20年质保的目标及时间表向公众同时公布。

责任人

责任(20年质保)谁来承担?民用建筑(设计):建筑师,基础工程类:总包(施工);作为过渡,可以,但最终的责任传导机制主框架应是:业主←→设计←→总包。

业主要求质保多少年,就应出多少年的钱;设计按要求年限设计(全系统,非构造层,更非只有防水层);施工搞好施工组织设计,确保落实。三者关系顺畅。

开发商提供的楼盘只愿承担低的质保,自然竞争不过高的质保;高质保、卖高价,天经地义,只有炒房人不悦。

想省钱,房价先降,防水后降,年限随降。实际上,相对高企的房价及各种虚投入(光鲜的表皮、广告、公关),对于防水一再压价,不合情理。

政府要做的是:解释质保(年限涵义),要求明示,实地监督。具体:设计文件注明,工地明宣,售楼公示,物业认可。

造价

定额必须全面跟进。过去几十年,定额不作为,甘为绊脚石,为害建设全过程,各方诟病不断。

多个责任主体表示,现有定额与低价中标脱不了干系。管定额造价的部门,若再不作为,不如取消。

降低渗漏率的主序排列愈来愈清晰:造价—质保—责任人—(构造)—防水层。正好与本文主题顺序相反。

建筑师

主创建筑师必须对最终成品承担主要责任。

什么样的构造达到什么年限,本是注册建筑师的基本功之一。不会,赶紧学;不消三、五年,就会涌现大批真会干活儿的建筑师。只会考试,卖证章,出假图的注册者,渐会减少;只精于表面文章(追求表皮光鲜)的,将渐无市场。

当前设计院的终身负责制,关键点是由后补无效之文件组成的。表面完美,实则虚假。技术设计阶段无实权,几乎被其他利益集团绑架。若抗拒,不仅自取灭亡,而且伤及一大片。因此,收回监理权是关键。

监理权由注册建筑师承接(自己设计的项目)后,总包被迫进行的总包鬼技投标、公关砍价、强改设计等诸多牺牲质量的活动,将受到抑制,转以提高效率赚取利润为主,一改层层分包低质蛮干之积习,包括“下行”科研。

较大的专业防水公司,带头压价低至不可思议的价格之现象将不再,取代的将是减少“公关”投入,积极采用标准构配件。

中小专业防水公司,则可将来之不易的利润,更多地投入到提高工人素质(全面培训,包括文化修养)、福利(可稳定队伍)中去。

规范

有朝一日,规范不再权威,是好事。不当的权威性,阻滞了技术的进步,犯了标准制定的大忌,也拉低了几代建筑师的技术水平——建筑师的技术设计权,已面临被没收的危险。

作为过渡,首先应引入合规性条文(目标性)。别老说这是政府的事,政府退出是大趋势,早晚要走这一步。加入管理性条文也势在必行。政府只审查合规性条文,只参与管理性条文。方法性条文(现有规范全部条文都是这一类),应是开放性的、咨询式的,不是规定性的。凡能达至目标的办法,均不排除。判断是否可信的办法,就是银行联保。作为过渡,可协会担保。若干年后,诚信“普及”了,银行联保配套的质保期方可由保证期替代(可降低各方事故诉讼成本)。

管理

前述主框架之外,参与建设各方之间,均当有合同关系。合同自然都含责权利。

总包、分包之间,也应银行联保,保险公司自然会调查背景,排除各种“猫腻”。而现在,政府监管,睁眼的时候少,闭眼的时候多;接报后马上串通的事也时有发生。联保合同,须当众人宣读,随即签字画押存档。

此等管理性条文的主要内容(过去以政府行文方式),建议收入规范,与合规性条文、现行规范配套,三部分共构完整体系。

展望

各级政府只要不干涉过多,不必再为渗漏闹心(政府项目)。投诉找律师,律师找法官,法官、律师找专家,专家靠信誉,签字承责。责重,可促进独立思考。

照此坚持,渗漏率一定会下降,全寿命投资也会随之下降,诚信一定会提升,创新一定会大发展。大系统进入持续良性、自动运行之时,防水才会成为受人尊敬的行业,防水人才可能以诚实的劳动者立足于社会,享有尊严地干事业、做工程。

0